热烈祝贺www.mywife.cc服务器升级完毕,全固态硬盘,50G超大带宽,满足你的 一切数据查看需求!

公告:郑重承诺:资源永久免费,资源不含任何联盟富媒体弹窗广告,只有三次走马灯水印广告(承诺绝不影响用户体验)


当前位置
首页  »  不之  »  特拉克尔:愧对蓝色的死亡

摘要: 特拉克尔:愧对蓝色的死亡林克 译 格奥尔格·特拉克尔(Georg Trakl,1887.2.3—1914.

特拉克尔:愧对蓝色的死亡

林克 译

格奥尔格·特拉克尔(Georg Trakl,1887.2.3—1914.11.3),奥地利表现主义诗人,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因服毒过量死于前线,年仅27岁。他是一位兰波似的天才诗人,富有感觉和激情,极具语言天赋,为20世纪德语国家五位最伟大的诗人之一,代表作《梦中的塞巴斯蒂安》(组诗)。

《特拉克尔全集》诗选

控诉

-

睡与死,阴郁的鹰

彻夜绕此头颅喧嚣:

永恒的冰浪

吞噬着人的金像。

紫色的躯体

在可怕的暗礁上粉碎,

有阴森的声音

在大海上控诉。

无限哀伤的妹妹

看呀,一艘惊惧的小船沉没

在星空下,

在黑夜沉默的面颊下。

致男童埃利斯

-

埃利斯,当乌鸫鸟在黑树林啼唤的时候,

这就是你的末日。

你的嘴唇啜饮蓝色岩泉的清冽。

且忘掉,若你的前额悄悄流血

古老的传说

和飞鸟的神秘释义。

但你以轻柔的步容走进夜里

挂满紫色的葡萄,

你在蓝光里更美地舒展手臂。

一片刺丛沉吟,

在你朦胧的目光停留的地方。

哦,你已逝去多久,埃利斯。

你的肉体是一株风信子,

一位僧侣将蜡样的手指浸入其中。

黑色的洞穴是我们的沉默。

偶尔有温和的兽由此踱出,

缓缓垂下沉重的眼帘。

黑色的露珠滴入你的长眠,?

陨星最后的闪耀。

?此句谐音双关,“长眠”(Schlaf)与“太阳穴”(Schl?fe)音形俱同,字面的意思是:露珠滴落到你的太阳穴上,故有后面的“闪耀”。这个意象在诗中多次出现。

梦中的塞巴斯蒂安

——献给A. 洛斯

-

1

母亲背着孩子在白色的月光里,

在胡桃树和古老接骨木的阴影里,

沉醉罂粟,沉醉于乌鸫的哀鸣;

默默地

一张胡子脸怜悯地俯向她

悄悄在昏暗的窗前;祖祖辈辈的

老家当

已经朽坏;爱情与秋天的梦幻。

年的那一天于是黯淡,忧伤的童年,

当男童悄悄蹚入清冽的湖水,银色的鱼,

安息与面孔;

那一刻,他木然迎向疯狂的黑马,

阴森的夜里他的命星临照头顶;

或者当他牵着母亲冰凉的手

在傍晚穿过圣彼得秋天的墓园,

柔软的尸体默默躺在幽暗的墓穴,

那人冷眼注视着他。

可他是一只枯枝里的小鸟,

十一月的晚钟久久回荡,

父亲的沉默,当他在梦中走下暮沉沉的旋梯。

2

灵魂的安宁。寂寞的冬日黄昏,

古老的湖畔牧人昏暗的身影;

草棚里的孩子;哦,那张脸

在黑色的迷狂中悄悄沉失。

神圣的夜。

或者当他牵着父亲坚硬的手

默默爬上幽暗的各各他,

在朦胧的壁龛中

人的蓝色形象穿过那座山的传说,

从心下的伤口流出紫色的血。

哦,十字架在昏暗的灵魂里悄悄站起。

爱;那一刻雪融于黑色的角落,

一丝蓝风欣喜地吹拂古老的接骨木

和胡桃树的拱影;

男童蔷薇色的天使悄悄莅临。

欢乐;那一刻小夜曲在清凉的房间响起,

棕色的柱顶盘上

银色的蛹化为一只蓝蝴蝶。

哦,死亡的临近。石墙里

垂下黄色的头颅,孩子默默无语,

当月亮凋残在那个三月。

3

黑夜的墓拱里蔷薇色的复活节钟声

和星星的银色声音,

昏暗的癫狂终于震颤坠离长眠者的前额。

哦,静静走下蓝色的河流

想起遗忘之物,在绿树枝头

乌鸫鸟曾将一个异物唤入沉沦。

或者当他牵着老人枯槁的手

在傍晚走近坍塌的城墙,

那人黑袍里抱着一个蔷薇色的婴儿,

恶魔出现在胡桃树的阴影里。

在摸索中越过夏天绿色的台阶。

哦,秋天褐色的寂静里花园悄悄凋敝,

古老接骨木的芬芳和忧郁,

那一刻,天使的银色声音

渐渐消失在塞巴斯蒂安的影子里。

死亡七唱

-

春天淡蓝的暮霭;吮吸的树下

一个暗影潜入傍晚和衰亡,

聆听乌鸫婉转的哀怨。

夜默然出现,一只泣血的兽

在山坡缓缓倒下。

湿润的风中苹果树花枝摇曳,

枝缠枝银闪闪分离,

从朦胧的目光中死去;陨落的星辰;

童年温柔的歌谣。

昭然显现,梦游人曾经走下黑树林,

山谷蓝泉潺潺,

他悄悄撩起苍白的眼帘

窥见自己雪白的面孔;

月亮从洞穴中逐出

一只红兽;

妇人们阴森的怨诉在呻吟中死去。

白色的陌生者更欣喜地

向自己的星辰祷告;

一只死兽如今默默离别衰落的家。

哦,人的腐烂的形象拼凑而成:冰冷的金属,

沉沦的树林的夜与恐惧,

野兽烧灼的荒原;

灵魂悄无声息。

梦游人已随黑色的小船漂下闪光的激流,

一片紫色的星星,

嫩绿的树枝平和地垂向他,

银色的云化为罂粟。

愧对蓝色的死亡

-本书是特拉克尔的第一部中文全集,包括诗歌、散文诗、剧本(断片)和大量异文诗。早期诗歌(《诗集》)具有巴洛克风格,华丽而迷狂;《梦中的塞巴斯蒂安》显示出中期成熟的诗艺,气韵舒畅,收发自如,透出一种悲切而肃穆的美;晚期作品则冷峻凝缩,诗才渐趋枯竭。诗人的风格自成一体,堪称生命的绝唱。

名家评论

-

马丁·海德格尔,《格奥尔格·特拉克尔,对他的诗的一种阐释》,1952

特拉克尔诗歌的多义之声来自一种汇聚,即来自一种旨在其自身的、始终不可言说的合奏。这种创作的言说之多义性不是轻率者的模糊,而是执中者的严谨,后者介入了谨慎的“公正的直观”,并顺从于这种直观。

我们常常很难把这种在其自身之中完全有把握的更多义言说——它适合于特拉克尔的诗作——与其他诗人的语言划分开来,后者的多义性出自无把握的诗的摸索之不确定,因为后者缺乏本真的诗及其位置。特拉克尔的本质上更多义的语言所独具的严谨在一种更高的意义上是如此单义的,以至于它甚至无限超过仅仅科学——单义的概念的一切技术上的精确。

-

莱纳·马利亚·里尔克,致路德维希·封·菲克尔的信,1915

特拉克尔的形象属于利诺斯似的 神话形象;我凭直觉在《埃利昂》的五种现象中把握了此形象。就算它或许不是出自他自身,它或许也未必更明确……

在此期间,我得到《梦中的塞巴斯蒂安》,读过许多:感动、惊奇、猜测、茫然;因为我旋即明白,这种音韵和声响的条件独一无二,不可复得,正如一个梦可能恰恰赖以出现的那些情况。我想象,面对这些外观和内省,即使是亲近的人也总是像贴着玻璃窥探,被隔在窗外:因为特拉克尔的经历似乎进行于镜像之中,并且充塞了他的整个空间,而这个空间无法进入,如同镜中的空间。(他可能是谁?)

-

路德维希·封·菲克尔,给库特·平图斯的报道,1919

他是一个酒徒,又是一个瘾君子,但是他从未丧失他那高贵的、经受过精神磨砺的姿态;从来没有人见过他酒醉后摇摇晃晃或多嘴多舌,尽管他那种柔和的、仿佛环绕无尽的缄默旋转的谈话方式常常在饮至夜深时奇怪地变得僵硬、尖锐、恶声恶气。但这样往往使他比旁人更痛苦,他让他言辞的短剑放射寒光,从他们的头顶闪入沉默的周遭;因为在这样的时刻,他显得具有某种简直使他的心流血的真实……

-

阿尔贝特·埃伦施泰因,《被谋杀的弟兄》,1919

在《梦中的塞巴斯蒂安》里面,他已经以如此巨大的激情吟唱他那首单调的歌,以至于不再有什么区别,只有这本狂热的书中的散文篇章暗示出一条突破诗歌的无法超越的完美的道路。阴郁的预言般的散文幻景让人强烈地预感到一种如今已被毁灭的发展潜力。可是人们竟让这位寂静的诗人——他与其杀人不如自杀——作为志愿兵上了屠杀战场!现在他完全寂静了。生于萨尔茨堡,死于克拉考——其间则是古老的奥地利。维也纳、因斯布鲁克和柏林有些人认识他。却很少有人知道,他是谁;很少有人知道他的作品:奥地利没有谁写过比特拉克尔更美的诗。

复制下列地址至浏览器地址栏即可观看,本站不提供在线正版。备注:如有地址错误,请点击→ 我要报错 向我们报错!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
  •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主流视频网站,不提供在线正版播放。
  •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www.mywif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