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烈祝贺www.mywife.cc服务器升级完毕,全固态硬盘,50G超大带宽,满足你的 一切数据查看需求!

公告:郑重承诺:资源永久免费,资源不含任何联盟富媒体弹窗广告,只有三次走马灯水印广告(承诺绝不影响用户体验)


当前位置
首页  »  安徽热点  »  联手情人杀害自己老婆未遂,老婆的做法却让所有人看呆...

摘要: .



《欲望的恶果》


文:榴芒鹿

01

晚上八点,和平小区。

吴奕下班回来,家门口就放着一只死猫,血流了一滩,怪渗人的。

“叮叮叮!”

这时电话铃声很突兀地响了起来了,吓了她一跳,深吸一口气平复一下自己被吓到的心后,她按下了接听键。

“吴奕,我最近有点缺钱啊,您老人家什么时候打点钱呗。”

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嘶哑的声音。

“钱?我已经付过你钱了,杨正你还想怎么样啊,可别逼我报警!”吴奕皱了皱眉头。

“报警?报警了你豪门太太的位置就没了,哎哟,可惜咯!”杨正半哼着声音说道。

“那只是个意外,不关我的事,而且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你自己办事不力,还好意思再来要钱?”吴奕厌恶地地说道。

“是,魏太是没有死,但是警察要是知道了上次的车祸是你安排的,你也吃不了兜着走!”杨正故意把‘警察’两个字说得有点大声。

吴奕看了一眼周围,然后用手捂住手机小声地说:“你想要多少?”

“不多,三十万,最近手头有点儿紧。”

电话那边的杨正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他知道,用这招对付心里有鬼的人最管用。

“好,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下周八点,老地方见。”吴奕说完就赶紧挂了电话。

“呸,臭婊子!还他妈跟老子装穷!”男人挂掉电话后鄙弃地朝地上吐了一口痰。

吴奕打了另外一个电话,“喂,我要们帮我做掉一个人,十万……”

“好,”那边冷冷地回答后挂了电话。

“我让你要钱,带着这些钱去见阎王去吧!哼!”此时吴奕皮笑肉不笑地将手机塞进了包里。

进门之前把那只死猫恶狠狠地踢走了,不带一丝的犹豫。

洗过澡后她躺在床上发了个微信消息“明天开会项目的材料已齐。”

对方没有回任何消息。

夜是多么的漫长,四周安静得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她知道他此刻应该已经到家了,心里有口气在堵着,环顾着这空荡荡的房子,思绪万千……

吴奕在刚毕业那会儿才22岁,她有次去银行取钱时,在取款机取钱时意外捡到了魏太的卡。

魏太在闲聊中得知她正在找工作后,立刻打电话给公司的人,让他们把吴奕破格录用,并把她安排在魏明身边。

于是吴奕在四年的时间里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一步步爬到了现在的财务总监的位置。

当然,这其中还有一些见不得人的秘密,比如她和魏明的秘密,她已经做了魏明四年的情人了。

由于工作能力强而且人又长得漂亮,魏明去哪儿都喜欢带着她。

经过这么久的相处,吴奕也或多或少了解魏明。

每个月魏明会给吴奕转到十万左右不等,出手大方,性格也算温和。

她知道,这个事业有成的男人,也是出生农村,自尊心极强,平日里一副什么都依着老婆的样子只是假装出来的。

为了不让魏太李茜发现,每次都以一些的工作内容作为暗号,并且平时都以干女儿称呼她,李茜也未曾怀疑,相反地还多么信任自己,想想就觉得有点可笑,真是个可怜而又愚蠢的女人。

但是,都已经四年了,自己的年龄也不小了,魏明却丝毫没有要离婚的意思,再这样下去,就是青春耗尽,年老珠黄。

她可不能像妈妈一样落得个被人抛弃的下场,绝对不能!

她必须主动出击,取得主动权。

02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有些闲言闲语还是传到了魏太耳里,只是两个人都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得那么快。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魏太约她到公司下面的咖啡厅,“啪”一声,她吃了一记耳光,火辣辣的疼。

“好你个吴奕,要不是我当初看你可怜,哪会有你……”

接着又甩了一堆吴奕与魏明亲密的照片出来。

吴奕脸上由羞辱感带来的愤怒转化成了微微惊讶,再后来就是一脸的平静,反正撕破脸皮就不用再躲躲藏藏,她已经不想再躲再藏了。

“呵呵,是因为可怜我还是管不住老公你自己心里最清楚,我坐上现在的位置是凭我自己的本事……”

“吴奕,你真不要脸。”魏太泼了她一杯水,然后扬长而去。

魏太转身的那一瞬间吴奕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在众人异样的眼神和议论中简单擦拭了一下,扫视了一眼议论得最大声的那几个人,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慢悠悠地上了楼。

刚坐下不一会儿,魏明便过来了,看她一脸的狼狈就知道一定是李茜来闹过了。

此刻的吴奕并未正眼看魏明,魏明点了一根烟。

“我们的事情已经暴露了,不知道谁发的照片。”吴奕冷冷地说道。

“这段时间你最好是能避一避,等我处理好一切你再回来。”魏明吐了一口浊烟。

“鬼知道你什么时候会和她离婚。”

吴奕并不买账,生气地转过了脸去。

她清楚地知道魏明这个老狐狸是不会轻易离婚的,不然这么多年来怎么可能和那不会下蛋的黄脸婆相处这么多年呢?

“我怀孕了,上一次做完以后我没有吃药。”吴奕咬了咬嘴唇。

“什么?”魏明以为是自己听错了“确定吗?”他赶紧按灭了手里中的烟。

“确定,你什么时候离婚?不然我就去把孩子打掉,我不想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爸爸……”说着便做出一副擦泪的样子。

“别别别……李茜已经与社会脱节很长时间了,我们已经没有感情了,离婚是早晚的事。”他立马紧张地握住她的手。

“为了你和宝宝,所以你更应该听我的话,放心,我一定娶你。”

吴奕自然是不情愿的,过去四年的青春里,但这是大名鼎鼎的魏大总裁第一次说这样的话,他终于想娶她了。

只是,如果被发现这是假的……她不敢往下想,一切都是自己自讨苦吃,赌注既然下了就不能撤回了。

03

魏明已经54岁,由于经常应酬饭局身材已经发福了,除了端正的五官以外已经没有什么能够让人能把他和以前那个帅气精干的样子相联系起来。

李茜是魏明的大学同学,比他小两岁,李茜是漂亮的市长千金,外公林国强是林氏集团的董事长,家境优越,在身边一大票的追求者中,她唯独喜欢魏明这个乡下来的穷小子。

家里当然是反对的,但是也拗不过这个唯一的女儿和孙女,不过也好在魏明是个有上进心的人,李茜的外公林国强更是将魏明作为接班人来培养。

李茜辞了自己的工作,专心在家等待小宝宝的出生。

尽管一再小心照顾,但在一场意外中,李茜还是不幸流产了,此后,虽然两个人都有努力,但是却怎么也怀不上。

都说夫妻之间后面的感情需要靠孩子来维系再加上魏明婚前婚后都那么细致体贴,李茜心中不免感到愧疚,她多么希望自己能够再次怀上。

李茜也多次去检查,医生说没什么问题,可能是因为太紧张的原因导致难孕。

随着时间的流逝,李茜感到自己的皮肤正在渐渐松弛,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魏明对自己的态度也发生了一些说不清楚的变化,慢慢的,慢慢的,就像是一杯热水慢慢变冷的那种感觉。

看着魏明身边的那些妖艳的女人,她感觉自己已经危机四伏,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于是她把这个刚出校门的吴奕安插在魏明身边。

李茜一开始对吴奕是很信任的,她总觉得对吴奕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而吴奕也表现出一副对这事挺上心的样子。

李茜时常约吴奕一起去做做美容以及出去游玩,还给吴奕介绍了几个不错的对象,但都无果,她总是笑她眼光太高。

后来,事情超出了她的掌控范围。

她没想到吴奕的目标居然会是差不多都可以当自己父亲的魏明,自己的丈夫!

并且魏明已经知道了是自己将吴奕安插在他身边。

对此,魏明没有说什么,只是对她比以前更冷淡了。

自从她去找过吴奕闹过以后,魏明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一个电话也没有,打过去也不接。

04

过了几天后,魏明醉醺醺地回来了。

“咔哒”一声,门开了,魏明挺着个大油肚,坐在离李茜最远的沙发上大口吐出一圈又一圈的浊烟。

在客厅昏暗的灯光下李茜闭着眼睛在沙发缩成一团,没有说话。

“我们离婚吧  ,”魏明打破了沉默的局面,“这样闹下去没意思。”

“魏明,我李茜除了没给你生个一儿半女以外,我哪点对不起你,你要不是我,哪有你今天?”即使已经努力克制着,但李茜还是感到鼻头一酸。

“够了,我已经受够了,这几十年来我一直小心翼翼地和你们生活在一起,可是你们有多少人不是认为我靠你上位的?反正我们已经不比从前了,干脆离婚!”

李茜的眼泪从这边的眼角滑落到了另一边的眼中,她想不到这些话居然是从魏明口中说出。

这时候李茜的电话响了,她没接。

房间里一片沉默,电话再次响起,李茜不耐烦地接了电话。

“魏太,吴奕毕业于XX大学,她母亲叫吴萍,是魏明的初恋女友,上次的车祸是吴奕指使一个叫杨正的男人做的,还有……”

“还有什么?能不能一次性说完!”李茜心中很烦躁

“还有魏明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他以匿名的方式再一次付了二十万给那个叫杨正的男人,只是后来没有得逞。”

魏明在黑暗中并没有看到李茜眼中的惊恐以及那深深的绝望。

“嗯”了几声后,她挂掉电话,两人再次陷入沉默。

“好,我同意离婚,不过房子和我爸妈留下的财产都归我。”李茜咬咬牙说。

“我明天让律师过来一趟。”

说完魏明就走出去了。

李茜一个人缩在角落里,一个人流泪到了天亮。

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丈夫不仅出轨还想置自己于死地!

四月二十号那天刚好是母亲的祭日,在出去的路上李茜收到了一个来自陌生号码的短信说是有人订了鲜花给她,叫她过来取一下,等她回过头来,一辆大货车撞上了自己乘坐的那辆车……

那惊心动魄的场面让李茜一辈子也忘不了。

05

在和平小区405房间里正在上演着激情的一幕。

在宽大的双人床上,吴奕一双修长的美腿紧紧的缠绕在魏明的腰间。

跟着对方的动作的节奏,她恰到好处的发出一声声或轻或重的呻吟。

她的身体已经完全潮湿了。

魏明终究抵不住她年轻的肉体的引诱,想到这里她不禁得意的露出一个笑容。

趴在她粉嫩饱满胸部上不停喘息的魏明,鬓角的白发好像比上次来的时候又多了一些。

吴奕的胸口传来一阵湿润的触感,她温柔的用手轻轻的抚摸着魏明的头发。

等到他呼吸渐渐平息的时候,她乖巧的从他身下翻了出来。

从床头抽了几张薄荷味的纸巾,俯下身去仔细又不失柔情的替他擦拭下身。

“我已经提出离婚了,她也同意了,她爸妈留下的财产和房子归她。”

吴奕想说点什么,但是她想着反正还有整个林氏集团呢,而自己离魏太太的位置也不远了。

突然,魏明注意到吴奕的放在桌子上的项链,很是眼熟。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魏明一下子惊坐起来。  

这是……


未完待续



榴芒鹿:我做过最流氓的事,就是写一些故事。

复制下列地址至浏览器地址栏即可观看,本站不提供在线正版。备注:如有地址错误,请点击→ 我要报错 向我们报错!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
  •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主流视频网站,不提供在线正版播放。
  •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www.mywife.cc